·新闻热线:0577-68881655 ·通讯QQ群:214665498 ·投稿邮箱:cnxwzx@126.com

当前位置: 苍南新闻网 -> 文艺副刊 -> 创作  -> 正文创作

音乐.飘香的味道

分享到:
发布时间:2015年05月20日 来源:苍南新闻网

  包蔓萍

  20世纪八十年代末期,中国出现了卡拉OK,我们产生了由听歌到唱歌一个质的飞跃,改变传统生活方式过起了夜生活。KTV里唱的都是港台的歌曲,全屏都是飞碟、宝丽金、飞图、滚石唱片。

  叶倩文《潇洒走一回》、林忆莲《当爱已成往事》《伤痕》《本色》、陈淑桦《你走你的路》《滚滚红尘》、陈明真《我用自己的方式爱你》《背心》、方季惟《爱情故事》、潘越云《我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》、张雨生《大海》、郑智化《星星点灯》、高胜美《千年等一回》、陈淑桦《梦醒时分》、周冰倩《真的好想你》、张智霖和许秋怡对唱《现代爱情故事》、郭富城《我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》、王馨华《别问我是谁》、赵咏华《最浪漫的事》张学友《相思风雨中》、张艾嘉《爱的代价》、梁雁翎《像雾像雨又像风》,这些一度成为当时的卡拉OK厅和电台点播率超高的热门歌曲。

  1993年,被闺蜜硬扯进了水心卡拉OK厅,我如刘姥姥进大观园。我们坐的是大厅,大家分别坐着各自的小桌子旁边喝茶嗑瓜子,客人们把点的曲目写在歌单上,歌厅按先后顺序为他们播放。你方唱罢我登场,一首首经典歌曲就这样被无数个麦霸轮番糟蹋着。有一位中年男人点了《背心》《我用自己的方式爱你》两首,用浑厚的男声细致深情唱出女儿情长,唱得惊天动地,获得台下长时间“噼里啪啦”的掌声。那天开始不识五线谱的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学好唱歌。

  后来冒出了大量的KTV,家庭卡拉OK也开始风靡。由于家庭房屋的隔音差,走在路上到处是鬼哭狼嚎,常常惹得路人和邻家有扔空酒瓶的冲动。1998年4月搬进新家,我买了一套比较好的家庭音响,没事就在家拿着麦克风学唱,庆幸的是学了不少了歌,都可以出去在人面前装模作样卡拉OK了。

  本世纪有一次在金台KTV量贩看见飞图的MV,简直要内牛满面,怀念逝去的青春。

  在上世纪八十、九十年代初,KTV播放都是港台的歌曲,大陆流行歌曲似乎比港台落后了一个世纪。所有流行歌手只有紧跟在港台歌手的后面,靠着扒带翻唱港台欧美歌曲来骗饭吃,程琳、那英、田震等同学都不例外。

  我们平头百姓水平只停留在听歌上,知道某某歌星,很少去注意作词作曲者。其实词曲比歌手重要得多,它是歌的灵魂所在,内涵的根源。如果没有优秀的作曲词家,就算天才歌唱家也只能“无米下锅”而硬生生地“断了生路”。林依轮、孙浩、孙悦、戴军、李春波、苏小明等等一位位歌王、歌后都是靠一首首歌曲一夜捧红的。一首歌曲容易被人记住的地方,只有歌词,所以我听华语歌还是很在意歌词。

  中国内地作词作曲环节相对薄弱些。内地流行音乐的创作能力、包装水平差港台N个档次。那时候的歌词不是《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》《祝福歌》《我爱你中国》《我们是黄河泰山》一类歌词,就是以讴歌大好形势的主旋律,五讲四美三热爱,几乎没有直击人心的歌词。

  八十年代的作曲词家似乎不多。当代著名女作曲家谷建芬,她有着一长串牛B闪闪的学生名单:刘欢、毛阿敏、万山红、那英、段品章、解晓东、成方圆、苏红、孙楠……电视剧《红楼梦》插曲《枉凝眉》《晴雯歌》《红豆曲》《聪明累》《紫菱洲》《葬花吟》,美的无与伦比都是,王立平呕心沥血来谱。

  著名的作词作曲家还有徐沛东、施光南......

Copyright2005 - 2012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