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新闻热线:0577-68881655 ·通讯QQ群:214665498 ·投稿邮箱:cnxwzx@126.com

当前位置: 苍南新闻网 -> 苍南新闻 -> 外媒看苍南  -> 正文外媒看苍南

金乡现“神秘宝树”家族历史比恐龙还要长

分享到:
发布时间:2015年05月07日 来源:苍南新闻网

  高约5米,树上端呈现蕨类植物状,树身上挂着许多藤条。这是什么树,你认识吗?

  自从4月底有村民将这棵长相奇特的树拍照发到网上后,不少市民对这种据说恐龙时代起就已存在的树好奇不已。

  最近,金乡镇大渔社区的南行街村热闹非凡,每天都有许多人专程来到这里,只是为了看一眼“传闻中的宝树”。

  前几天,两位专家一起前往查看,现场有两棵高近6米大树(1棵已死亡),并有6棵小苗。专家称,根据周围环境分析,基本能够确定为野生笔筒树种群,在目前的记载中,浙江省还未曾发现过。此次发现,也使得我省成为我国笔筒树分布最北缘。

   3亿6000年前

  出现时间早于恐龙

  不只一棵而是种群

  是日,记者跟随浙江省亚热带作物研究所研究员周庄、温州市公园管理处高工吴棣飞两位专家共同前往南行街村,见到了这棵已经被警戒线和木栅栏保护起来的大树。

  经过仔细测量,该树高达6米多,近地面树干粗约30cm,胸径粗约23cm,大型叶3回羽状复叶状深裂,集生于茎端,叶背面附生孢子囊群,茎干上分布着密集的椭圆形斑,据估计这棵树年龄至少已有20~30年。

  专家称,根据该树木的特点,可以确认为笔筒树,被列为国家珍稀濒危植物、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。其茎干上半部去髓干燥后切断可作为笔筒,故名“笔筒树”。笔筒树的老叶脱落后,会在茎干上留下一个个略呈三角形的椭圆形叶痕,叶柄如蛇形,整个树干看起来就像是蛇一般,所以又有“蛇木”称号。笔筒树为桫椤科、白桫椤属的植物,分布在菲律宾、日本、台湾以及福建,约3亿6000年前就已存在,比恐龙出现的时间还要早,被称为“活化石”。

  除了这棵高达6米的树之外,在该树所处的溪沟里,附近总共有6棵如此形状的幼苗树。专家表示,根据对周围环境的查看,这些笔筒树基本可以确认为野生的。从目前为止的记载来看,浙江省内还未发现过野生笔筒树,因此,这批笔筒树的发现,使得我省成为我国笔筒树分布最北缘。

  几十年前

  也许孢子被鸟带来

  安全长大可不容易

  这批笔筒树,究竟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?专家解释,除了可能性最小的人工种植外,第二种可能是这里本来就存在这样的笔筒树群落,不过因为过去人为砍伐等原因,造成了现在几乎不剩的情况。另外,还有种可能性是,最高的这两棵笔筒树当年应该是从外地“飘”来的,其余6棵由它繁殖而来,也有可能是鸟类携带孢子而来的。笔筒树和蕨类植物一样,都是通过孢子繁殖,孢子从囊中逸出后会自由飘散,通过风、气流等传播,在合适的环境条件下就会繁殖成新的植株。

  此次发现的笔筒树种群具有较大研究价值,如果保护适当,此次发现的笔筒树种群还可能繁殖出更多笔筒树。

  然而,从一颗米粒般大小的孢子,长成一棵成年笔筒树,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事。笔筒树没有花,也不结果实和种子。在它的叶片背面有许多孢子囊群,看起来像一个个黄色小点,里面长着许多孢子,它们就是靠这些孢子繁衍后代。

  在自然界,有幸存活的孢子形成配子后,不像被子植物的种子那般有胚乳可以提供营养,配子则需要靠自身从自然界迅速获得营养,才得以萌发。孢子萌发形成至幼孢子体这一过程,费时达1年以上,湿度、温度等生态因子的变化,都可能影响萌发孢子的生死存亡或延迟以后的发育进程。

  并且,一颗孢子长成一棵成年树,往往需要十几年甚至二十年的时间,但是许多处于这个阶段的幼苗,常常会因为人工砍伐、动物破坏等各种各样的原因而夭折。

  专家介绍,这批笔筒树的发现,对于古气候、古地理,对于地质板块运动的研究,都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。在气候学上,至少已经能够证明温州的气候是适合该物种的生长。

  两年前

  山中发现奇特树木

  每天上千人来观看

  林天智是南行街村的村委会主任,两年前上山时他无意中看到这棵笔筒树,当时他只是觉得这棵树长相奇特,喜爱花草的他立刻就拍了两张照片存在手机里。后来,他在家里无意中看到了一档关于桫椤树的电视节目,于是赶紧掏出手机,对比着电视里的树木,他想,这树该不会真的是电视里说的国家一级濒危植物吧?

  今年清明时节,林天智和家人上山扫墓时又看到了这棵笔筒树,他再次拍了几张照片,并把照片发到社区工作群里。当社区将这件事上报后,苍南县林业局也立刻派人过来查看,证实了林天智发现的树木确实属于桫椤科。

  据林天智说,五一小长假期间,几乎每天都有两三千人前来观看,即使假期过后,每天还是有上千的人流量。为了保护这棵树不被破坏,村里特地安排了一位护树人全天看守。

  这个护树人叫林开章,笔筒树周围的警戒线和木栅栏围起来大概有9天了,林开章每天早上6点都会准时上山,他在栅栏外面放了张椅子,一呆就是一天,直到晚上6点后他才会回家。在笔筒树的旁边是一片南瓜地,原本是林开章一直在种的,自从笔筒树出名了以后,他的南瓜地成了慕名前来观看者的必经之路,这让他的南瓜地一下子至少损失3000元以上。

  不过当村主任来询问谁愿意去看护这棵树时,林开章还是自告奋勇地答应了下来。林开章是个老实人,他只是觉得,这棵树既然如此稀有,那就有义务去守护它,不让它遭到破坏。

  如今

  物种生存环境恶劣

   “我要保护宝树!”

  村里有人提议,在笔筒树的下方垒些石头帮助固定或者将其移植。专家告诫,千万不要!由于因为蕨类植物的根系是不完整的,无直根系,很难适应现存变化较大的生态环境。其实最好的保护就是不要人为地去干预,让其自然生长。更不要将它从原处移植出来,因为这类树木对于环境的要求非常严格,一经移动,几乎难以生存。

  另外,对于树木的保护,除了当地村民的自发行动外,也需要政府、民间多方配合。扩大保护范围,组织力量观察记录生长发育周期情况,测定各项生态因子指标,为扩大栽培提供基本资料,并进行孢子繁殖和叶尖组织培养试验,尽快培养出新的植株。《温州晚报》记者张银燕(稿件略有删节)

Copyright2005 - 2012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